您好,今天是
当前位置: 首页
>> 白衣风采 >> 白衣风采
肩扛重任 不辱使命尽心竭力做好援坦工作---威海市妇女儿童医院田青

发布日期:2011-10-01 访问次数: 信息来源:威海市卫计委 字号:[ ]


 

 

 

 

    田青,来自于威海市妇女儿童医院,是山东省第21批援助坦桑尼亚医疗队队员之一。在这两年的援坦工作中,他和其他两位队员一起,坚决贯彻卫生部、山东省卫生厅的指示,以“不怕困难,团结奋斗,为国争光,无私奉献”的团队精神激励自己,脚踏实地、尽心竭力地做好所负责的每项医疗卫生工作,为山东父老乡亲争光,为祖国争光,为增进中坦友谊贡献出了自己的力量。

    一、拥有爱心与责任心是做好援外医疗工作的本质要求

     2008年,通过医院的推荐选拔,历经8个月的严格培训,2009年8月9日,田青和其他队员一起到达了多多马省政府医院。虽然是多多马省最大的政府医院,但医院基础设施落后,药品缺乏,手术器械及抢救器械陈旧匮乏。手术室的很多器械基本上电镀层都掉光了,剪刀剪线也很困难,钳子大小、长短、粗细不一。所以手术时,田青尽可能挑3-4把好点的钳子用;这里的手术线都是带针的,很多都是2003年的批号,所以常常会在打结时断线;几乎所有的持针器的齿都磨平了;手术时随便给把剪刀,根本没有线剪刀、组织剪等分型,手术的困难程度由此可见一斑。医疗队是医院技术骨干力量,除完成大量日常门诊病房工作外,疑难危重病人的救治及较大难度手术基本都是医疗队员来承担的。

    每天田青都坚持早早上班。到了医院,第一站是妇科病区:翻阅病历,巡视病房并检查术后患者,对疑难重症患者提出诊疗意见及建议;第二站是产科病区,对在分娩室待产的产妇进行检查,宫缩不好的给予人工破膜引产、应用催产素、胎位不正的给予胎位纠正等等;第三站和第四站是产前病区和手术产后病区。对疑难及重点患者提出建议和意见,及时和当地医生沟通,讨论病情,制定诊疗计划。田青曾多次遇到营养差的、没有钱买药的、重症患者等等,也经常出钱给患者买奶粉、药品,虽然不能帮助他们彻底解决问题,但听到患者一声声“谢谢中国医生”,田青觉得自己也为增进两国友谊出了点力。

    2010年2月14日是个星期天,也是中国的春节,本来应该休息,因为周五做了一例阴式子宫切除术,担心术后留置的阴道压迫纱布卷是否及时取出,因此田青还是到医院进行查房。当地的习惯是术后72小时内出院,周五的手术,周日下午就很可能出院了,周一再去就找不到患者了。果然,纱布卷没有取出,已经有很大异味了。如果他没有去医院及时取出来,患者带着纱布卷回家,很容易造成感染,继之带来腹膜炎、感染性休克等等,是非常危险的。通过这次经历,田青感到,对任何病人都要有高度的责任心,不能只依靠当地的医生、护士。虽然这样增加了许多工作量,但为了患者安全,田青一直坚持着高度负责的态度。

    二、过硬的专业技术是做好援外医疗工作的前提条件

    2009年10月24日的早晨,田青刚刚到医院工作不久,早上为一个子宫肌瘤手术患者进行检查,他按照国内的习惯,首先翻看病历了解病人信息,有些字迹不清,看看护士正在忙,就没有问护士,到床前用斯瓦西里语和患者简单交流后,一摸肚子,肿瘤几乎达到脐平面了,这么大的瘤子,在国内是很少见的。这时候护士过来告诉田青:患者艾滋病病毒抗体检测阳性,当时田青脑袋“嗡”的一下,感觉汗就冒出来了。在国内,从来没有遇到过艾滋病病毒抗体检测阳性的患者,一般没有戴手套查体的习惯。这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,田青这才明白为什么当地医生一般是站在床前问一下,而给患者查体很少;即使是简单的查体也要带手套。因为妇科没有医生洗手的地方,他只能跑到产科病房,用洗衣粉洗了三遍手(这里都是用洗衣粉洗手,医院不提供肥皂)。经过近两个小时的紧张手术,顺利完成了子宫全切术。从手术台下来,田青洗手衣都湿透了,鞋里也是湿漉漉的。后来,很多次的给HIV阳性患者手术,每次术中都要换一次外层手套,不知什么时候外层手套破了,内层手套上就可以看到血迹。看着手套上的血迹,每次田青都会想:我与HIV的距离,也就是一层手套而已。

    2010年1月24日,凌晨一点半,田青刚睡着约半个小时,突然接到通知,医院有急诊。田青赶到手术室,看到当地医生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。原来是第四胎,在家分娩,后来又到当地的小医院就诊,因子宫破裂又转到医院。考虑患者已经有三个孩子,分娩过程已经超过2天,术后药品不能充足供应,已有休克表现,考虑给予子宫切除术。因分娩后的子宫巨大,水肿严重,手术持续了近2个小时。此时,又有一个妇科术后的患者大出血。在叮嘱当地医生有关注意事项后,他又即刻赶至重症监护室。患者面色苍白,血压测不到,阴道有大量鲜红色凝血块,田青赶快告诉护士,一路液体不够,再开一路;按摩子宫促进宫缩以止血;跑到产科找护士要了3支缩宫素,进行肌注和静滴。当要使用止血药时,却被告知没有。多亏田青在门诊的药柜里备着五盒氨基己酸,外面还是黑洞洞的,他和本院的大夫一起去门诊取药,路过办公区遇到一个护士,他俩居然聊起天来,紧急当中田青不再等他,一个人摸黑跑到门诊,取回了2盒药给病人用上。

    在多多马的这2年时间里,所有的阴式手术全部是田青做,当地的大夫都不敢做,后来在他的多次演示、指导下,这些手术他们才可以开展了;复杂的、大点的手术都是当地医院妇产科主任Soka或者田青各自领着学生做。由于Soka有行政事务,所以平时田青做的较多;小的手术,例如卵巢囊肿剥除术等,田青就在一旁指导,由学生为主做。这两年期间,田青切的最大的肌瘤是2500g,最大的卵巢肿瘤是1500g,手术近400台,门诊量在4000人次以上。虽然和国内的同事比较,手术量是不多的,但是在多多马这样的环境与条件下,已经是田青做的最大的努力了。因为当地的工作时间是下午三点就要下班,麻醉师下午两点就不给麻醉大手术了。刚刚去时,他曾经要求多干、加班干,但是护士、麻醉师等不配合,他就早上带着饭,中午不休息,从早上一直做到下午。

    三、良好的语言沟通能力是做好援外医疗工作的现实基础

    语言是沟通的基本要素。只有良好的沟通才能更好为患者进行正确的诊治。田青注意抓好日常的点滴积累,做学习英语的有心人。基本上每天清晨他都坚持学习英语,英文版的斯瓦西里语教材学了2套。在这2年时间里,他一直坚持阅读英文版专业文献,先后阅读专业英文书籍7本。英语的听说方面特别是阅读方面,提高非常明显。由于看电子书的时间太长,留下了明显的后遗症,他的右手不能用鼠标已经一年多了,现在用电脑时间超过一小时,手指痛,胳膊痛,肩膀痛也痛。

    在多多马的这两年时间里,田青基本克服了语言障碍,在护士协助下问诊及治疗基本可以顺利完成,并且掌握的生活中常用的斯瓦西里语,学习了一点多多马当地的语言—GOGO语。所以,每天到了医院,在护士还未把门诊常用的器械、纱布准备好前,田青已经开始用简单的斯瓦西里语开始接诊了。一般把术后复查的、查看病理结果、化验结果、排手术的、会说英语的等等患者,都提前处理了。然后把不能充分交流的,安排在后面,等着护士协助他翻译。这样,每天就可以接诊更多的患者,减少患者等候的时间。

    四、自食其力的生活能力是做好援外医疗工作的有力保障

    两年的生活条件非常的苦。虽然有网络,但是常常停电,网络也是时有时无,网速也是很慢,所以为了上网和家人联系,田青不得不等到晚上十一点以后很少有人上网时,才能用网络。虽然医疗队投资了40多万先令(约合2000多元人民币),电视有了40多个频道,但只有CCTV-4和凤凰卫视欧洲台2个中文频道,要看电视只能到客厅里看。平时田青依靠自己种菜,不仅仅可以自给自足,而且可以支援其他分队的队友以及中资公司的朋友。虽然饮食很单调,但是吃着自己种的菜,别有一番滋味。在这2年里,田青和队友们都学会了自己蒸馒头、蒸包子、调馅包饺子,大家开玩笑地说:等回家了,可以做老婆的“贤内助”了。

    2011年8月,当田青一个人坐在多多马的房间里,手里拿着针准备刺破手指检查HIV时,他的心情极度的复杂。2011年8月26日晚上回到家里,看着瘦弱的爱人和兴奋的儿子,想着体弱失眠的母亲,田青由衷地说了一句:终于又坐到这个沙发上了。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背后的艰辛与付出,却不是一两句话能够概括得出来的。田青说:“回顾这两年的援外生活,酸甜苦辣,收获颇多,感触颇深!在这期间,单位、局里都给予了我和我的爱人及家庭莫大地帮助与关心,在此,表示衷心地感谢!希望几年后有机会再回坦桑尼亚看看,再回多多马看看,看看我们曾经工作、生活过的地方发生的新变化,真心希望他们能过得更好,发展得更快。同时,我也会更加珍惜自己现在拥有的一切,努力工作,继续贡献自己的力量。”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〇一一年九月

 
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